欢迎光临幸运飞艇官方网站!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全国热线: 400-2203-189
13398996632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插座 >

张子强不会别的了

文章出处:未知责任编辑:admin作者:admin人气: 发表时间:2018-09-06 10:29 字体大小:【

  1996年5月,香港第一绑架案,世纪悍匪张子强单挑华人首富李嘉诚。这场轰动一时的惊天大案,听说过的人很多,知道细节的人甚少。

  如此精彩的故事,发生在现实中,100年难遇一次。2016年4月7日,以张子强等香港悍匪为原型改编的电影《树大招风》在香港公映,横扫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5项奖项。

  注:若你觉得情节太精彩,感觉像假的,请不要相信自己的感觉,你要知道,现实本来就比电影精彩。本篇内容的素材很多取材于张子强被捕之后的口供和李嘉诚后来接受媒体的采访。

  1996年初,挥霍完两次惊天大劫案抢来的过亿资产后,不忘初心的香港贼王准备继续作案。

  问题来了,初次绑架,拿谁上手呢?张子强买了本杂志,上面刊登了香港十大富豪,排在第一位的是李嘉诚。

  李嘉诚在香港地位极高,势力极大,绑架他可不容易。好,那就从李超人开始吧。香港贼王里,张子强虽不是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猖狂的。要绑,当然要绑第一名。

  最初,张子强想直接绑架李嘉诚。后来他改了主意。李嘉诚掌握家族大权,被绑架之后其他人可能没办法很快的筹集赎金,反而会拖慢交易。思考再三,张子强决定绑架李泽钜——李嘉诚的钦定接班人,效果一定更好。

  在港岛中环上班的李泽钜,像往常一样从公司下班,乘坐由私人司机驾驶的私家车回家。

  李泽钜回家必定经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单行道,李的车一开进这个单行道,张子强的两辆车就冲进来将其前后夹住,他们手握AK47自动步枪冲过来,其中一个匪徒一锤子把李车的挡风玻璃砸碎。然后他们把李泽钜和司机绑好扔到了面包车的后备箱。

  整个绑架过程毫无难度,堪称完美。当然,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张子强绑架前,经过了三个月的调查,天天派人盯着李泽钜,什么时候从办公大楼出来?什么时候回家?回家的路线是怎样的?他周一到周日每天的生活规律是怎样的?

  张子强什么来路?他小时候在裁缝店里做过学徒,裁缝店老板经常和他说:你要发达,就要走偏门,还要有周详的计划,就好像我们做裁缝一样——要天衣无缝。

  这个理念,影响了张子强的一生。后来为匪的张子强,每一次作案,都尽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力求天衣无缝。

  关于李泽钜的监禁地,一般的报道里,通常只是说“一个偏远的废弃养鸡场”。但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找的,而是精心策划后的谨慎选择。

  鹤薮村是一条建村400多年的围村,被山横抱,是香港有车可以自由通行但同时人烟最为稀少和最隐蔽的地方。

  不过,贼王之所以是贼王,一定不是一般人,接下来张子强的一些列动作,让人大跌眼镜。

  电话那头正是李泽钜,“喂,我被人绑架了,不要为我担心,千万不要报警”,只有这一句,电话就挂了。

  张子强开始同团伙商议如何要钱。最后,他做出一个让劫匪听完都惊掉下巴的决定:“我直接去李家要钱,一个人登门拜访。”

  「这你们就不懂了,你们没有研究透这些富人的心理。人穷的时候,钱比命重要,人富的时候,命比钱重要。李嘉诚是华人首富,钱恐怕多得数不清吧。可是他又有几个儿子呢?多少钱才可能买到儿子一条命呢?

  我研究过以前那些绑票案,很多不成功的原因就是,花了很多心思在如何要赎金的方法上,结果时间拖的很久,夜长梦多误了事。像李超人这样的人,不会把钱看得比儿子重要。

  今天我亲自登门去和李超人谈判,就是要让他看看我张子强的胆识,也表示我一份诚意。我相信事情会很快解决的,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一般的绑匪都是偷偷摸摸行事,生怕自己太出名,但张子强非常享受自己在香港如明星般的知名度。可以说是狂到家了。

  这时候李嘉诚惊了一下,他确实没见过如此厉害的绑匪。稍微停顿后,李嘉诚又恢复静气。

  张子强,广西玉林人,生于1955年4月7日。张子强4岁时,跟随父母经历“逃港潮”偷渡到香港。张子强的父亲到香港后,两手空空,既没钱,也无一技之长。

  为了全家糊口,凭着在家乡对中草药的一点知识,张子强的父亲在香港油麻地的庙街开了一个小小的“凉茶铺”,维持生计。

  油麻地很小,离海滩不远,一些地方只是海边的荒地,只有一些低矮的建筑,有点像后来的棚户区。住在这儿的不是穷人,就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辈,常常发生一些黑社会的火拼。

  张子强就是在这样一个在三教九流的外界环境和拮据的家庭经济环境下长大的。他小学还没读完便无心上学,终日流连在“凉茶铺”周围,与街童玩耍、打架,慢慢地张子强就与街头恶棍和黑社会成员交往,12岁就成了小混混。

  年仅16岁,张子强就因砍人第一次坐牢,并在警察局留下超过15个案底。父亲看不下去,将其送到裁缝店,希望他能习得一技之长,品性也能有所好转。

  张子强在裁缝店里,遇到了影响他一生命运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老婆罗艳芳,一个是前面提到的、成了后来同伙的、教给他做事要天衣无缝的裁缝店老板。

  混到30多岁,张子强已经成家了,但他初心不改,还是喜欢做贼。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一个帮派的小头目。

  按今天我们职场上的说法,张子强若是按部就班的升职加薪,到退休也很难做到高层,他迫切需要一次职场跃迁。

  香港启德机场,5名蒙面歹徒,持枪劫持了瑞士劳力士公司运往香港的40箱劳力士手表,共计2500块,价值3000万港币。

  后来的押运员回忆:劫匪作案手法娴熟,我们刚要关上车门时,五个蒙面人突然冲了过来。他们分工明确,两人到驾驶室用枪顶住驾驶室的押运员,缴下他们手中的散弹枪。另外三人用枪顶住搬手表的押运员,快速把他们推上车,用手铐铐住他们,并用胶带封住嘴,最后将车门从外面锁上。

  香港警察经过调查,确认此次作案的正是张子强团伙。然而苦于没有任何证据,也拿张子强没办法,只能任其逍遥法外。

  张子强有钱了,3000万港币是挺多,如果懂得理财,够花一辈子。但理财这方面,理财是不可能理财的,这辈子不可能理财的。做投资又不会做,就是靠抢劫,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1991年7月12日,还是张子强带头,还是5名劫匪,还是在启德机场,不同的是,这次玩了票更大的。

  张子强等5名劫匪拦截了银行的装甲运款车,将3名持散弹枪的押运员堵在车里,顺利将巨款抢走。

  多少钱?美金1700万、港币3500万,总价值约1.7亿港币。这一票成为香港历史上发生的最大的劫案。

  劫车时,为了不留下证据,他们给押运员都蒙上了眼睛,并且他们自己也都有戴面具。然而上车后,其中一个胆大的劫匪竟然摘掉了面具,更戏剧化的是,一个押运员出汗太多导致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滑下来了,刚好看到了这个摘掉面具的劫匪的脸。

  一个XX的男人背后,通常都有一个牛逼的女人,张子强也不例外。悍匪的女人罗艳芳上场了。

  「张子强先生是被冤枉的,警方指控张先生的唯一证人,是一个押运员。这个押运员声称在现场看到张子强了,但是现场指认时,他并不能立即认出张先生,而是在离开现场时又回头指认,这个指认的真实程度是存疑的。

  而且这个证据是独立存在的,不能形成一个证据链,在法律上是不能成立的。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

  之后,罗艳芳和律师团又发掘了一些列警方的细节疏忽。最终,1995年,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张子强无罪,原本判了18年张子强只坐牢两年多就安全出来了。

  如果你经常看香港警匪片就知道,很多匪徒的经历跟张子强一样,虽然被抓但最后又被判无罪,出来之后匪徒还要嘲笑警察无能,嘲笑香港司法制度,嘲笑媒体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无罪释放的张子强,竟然以自己无罪被关押两年,请大律师反诉香港警察局,而且最终张子强竟然赢了,香港警察局赔偿他800万港元。

  李嘉诚住在半山腰的一套大宅子里。但由于经常踩点,张子强早已轻车熟路,打完那通电话后,他很快来到了李家的门前,并按响了门铃。

  李嘉诚听完却笑着说:我做了一辈子生意,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经验,但也深有体会,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张先生如果不相信这一点,我带你看看。

  然后,李嘉诚真的带张子强参观了自家豪宅,每一扇关闭的门都打开给张子强看。张子强看完后很满意,于是两人回到客厅准备开始谈判。

  张子强条件反射般跳起来站到了李嘉诚身后。张子强并不是空着身来的,他身上绑着炸药,而且炸药用的是松发引爆器,只要一松手,不要一秒钟就会爆炸。张子强随时都可以和李嘉诚同归于尽。

  巡逻警察发现了李泽钜被劫持的座驾,当时车的挡风玻璃都碎了,而且车内钥匙和随身的包也没拿走。警察立即判断李泽钜可能出事了,但又没法确认,于是警察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一个记者了,记者就跑到李家来求证了。

  不过,能给李嘉诚做佣人的那也不是一般人。这个佣人和记者说:李公子的车出了点小车祸,司机受伤了,但当时李公子不在车上。

  记者了解情况后就走了。佣人回客厅向李嘉诚说明情况。张子强和李嘉诚听后都松了一口气,坐下来继续谈判。

  张子强:李老先生身为华人界超人,我一直很敬佩。我在十几年前做手表生意的时候,就曾很荣幸的卖过手表给李老夫人,今天又非常荣幸地和您面谈。

  张子强:机会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也想做个成功的商人,可是我先天不足,读书太少。

  张子强:但是李老先生有耐性和韧性,还找了一个富人的女儿作妻子(李嘉诚妻庄月明的家庭背景远比李嘉诚优越)。我没有一步一步走过去的耐性,找了个老婆,家里也没多少钱。唉,其实啊,人生很短,还不如一棵树。一棵树还可以活上百年,甚至千年,一个人却只能活上那么几十年。30岁前,脑子还没有长全,40岁后脑子就退化了(此时张子强41岁)。所以,我没耐性一步一步走,那样一辈子也只是混个温饱。

  张子强:我不想过穷日子,其实我们这些人干这个,也只是想要一个安家费。今天,我受香港一个组织的委托,就李公子的事和您协商,这个组织的一帮兄弟都要吃饭,还想尽量吃得好一点。这样吧,李先生富可敌国,而且还是‘敌’一个大国,我们也不狮子开大口,受弟兄们委托跟李先生借个20亿吧!全部现金,不要新钞。

  李嘉诚:我就是给你这么多,恐怕也提不了现。我不知道香港的银行能不能提出这么多的现金。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李嘉诚也没说假话。他确实不知道香港能不能一次提出这么多现金,于是打电话给银行的负责人商量。商量结果是,最多只能提现10亿。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李嘉诚说可以把家里放着备用的4000万现金全部交给张子强。张子强表示接受。

  张子强在装现金进自己车的时候,对李嘉诚说:4000万,有个 4 字,实在是有点不吉利。这样吧,我退还给你200万,我只拿3800万,拿钱回去之后,绝对不会亏待李公子。

  李嘉诚自然没有不同意的理由,于是最终赎金额变成了10.38亿。历史往往充满巧合,李嘉诚旗下的公司长江基建港股代码正好是1038。

  第一天就这样,张子强带着3800万现金回去了。 回去之后,他告诉同伙,李嘉诚答应明天再给10亿现金,所以大家不要怠慢李公子,明天就去取钱。所有劫匪都高兴得睡不着觉。

  李嘉诚不仅准备了钱,还非常贴心的准备了一辆大面包车,因为5亿现金实在太多了。张子强过来后开着李家的大车,装着5亿现金就走了。

  第二次取钱的时候,张子强带了一个同伙,因为一个人装5亿现金太累。所有钱全部装完临走前,两人又有一番经典对话。

  李嘉诚:你放心,我经常教育孩子,要有狮子的力量,菩萨的心肠。用狮子的力量去奋斗,用菩萨的心肠善待人。

  张子强:李先生,我记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记住我言而有信,我保证,我和这个组织从此不会骚扰李家人。

  他叫住要走的张子强说:张先生,请留步。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我不知道你们将怎样去用这笔钱,我建议你,用这笔钱去买我们公司的股票,我保证你们家三代人也吃不完。或者,将这笔钱拿到第三国去投资,要不就存在银行里,它都能保证你这辈子的生活无忧。

  然而,李嘉诚是商人,张子强是劫匪。劫匪注定没有商人的格局,又或者说那根本不是劫匪想要的生活。

  因此,张子强对于李嘉诚的话,只回应了两个字:“呵呵。”张子强发动了汽车,开走了,忽然他打开车窗探出脑袋,喊道:今晚李公子回家。

  对于这样一个绑架案来说,结果算是皆大欢喜,李泽钜安全回家,张子强团伙成功的拿到10.38亿现金,张子强作为老大,一人分得3.6亿港币。

  张子强拿到钱后,又开始了赌徒生活,他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嘛。他在澳门赌场都是成百上千万的输,最多一次两天输了6000万,他这辈子最大的消费和快乐,就是在赌场输钱。

  贼王就是贼王,承诺过不再动李家就真的不动李家了。贼王就是贼王,不动第一名,那就动第二名。第二名是掌控新鸿基地产的郭氏兄弟,好,那就绑郭氏兄弟的大哥郭炳湘。

  1997年9月28日下午19点左右,张子强一伙人把绑架李泽钜的过程在郭炳湘身上重演了一遍,又是相当顺利。

  只不过,郭炳湘不像李嘉诚这么聪明。各种不合作。甚至对张子强大喊:你们赶快放了我,否则你们要为今天的事后悔。

  张子强拿他没办法,就去郭家找他老婆谈判。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郭的老婆也是倔,听不到郭炳湘的声音就拒绝谈判。

  这下好了,张子强不会别的了,只好虐他了。就这样,郭炳湘被塞到一个只有小小透气孔的木箱里,被蒙上眼睛,绑上手脚,只能蜷缩着身体。郭炳湘也线天。

  不过,第五天终于熬不住了,服软。谈判这才能进行下去,张子强给李嘉诚面子,不能要超过10亿,也给郭炳湘面子,不能要太少,就要了6亿港币,张子强独得3亿。拿到钱后,就把郭炳湘放了。

  你看,同样是绑架案,李泽钜总共被关了24小时,身心都没受到伤害。郭炳湘不仅挨虐多天,出来之后还得了“狂躁抑郁症”,至今没有痊愈。

  第一次绑架,直接上手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诚的儿子,成功。第二次绑架,直接上手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成功。

  然而接下来并没有之前那么顺利。策划绑架澳门赌王何鸿燊,未遂。策划绑架香港布政司陈方安生,未遂。

  1997年底,张子强从内地非法购买800公斤烈性炸药,2000多枚雷管,并偷运到香港,准备武装劫监狱去救同伙。据炸药专家说,800公斤烈性炸药如果集中爆炸,足以炸平一座十几层的大厦。正是这800公斤炸药,敲响了张子强的丧钟。

  没有死刑啊,你犯再大的事儿也死不了,只要不死就有机会翻身。香港的另一个贼王,张子强的同伙叶继欢,就有成功越狱的先例。而且香港的司法体系上文你也有所了解了,只要你有钱请得起大律师,很多事情都可以摆平的。

  1998年1月,张子强在香港马草垄一间石屋储存800公斤炸药时,被警方追捕而潜逃到中国内地。

  张子强被抓后,面对广东公安的审讯,嘻嘻哈哈的,以为花大价钱请最好的律师就能摆平回家。

  1998年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判处死刑。张子强不服提出上诉。1998年12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上诉案进行审理,终审决定维持原判。

  从前在香港特别好用的发动媒体攻势毫无用处,请大律师毫无用处,第二天就被枪决了。

  李嘉诚:我只能教你做一个好人,但你要我做什么,我不会了。你只有一条大路,远走高飞。不然,你的下场将是很可悲的。

  1998年8月26日凌晨,香港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向张子强的老婆罗艳芳下发法庭的“限制资产令”,冻结张子强旗下的大部分资产。罗艳芳随即委托律师向高等法院官申请取消禁制令。

  1998年11月4日,法庭正式撤销资产冻结令,被拘押的15名张子强的有关人士和在港亲戚被释放,罗艳芳还获得了警方支付的惩罚性的堂费赔偿。后她与子女全部迁居泰国。

  我知道你已想尽了办法,我也知你祈祷了千万遍,每当我在黑暗中时,我都感到了你的声音。

  我曾经想到过我们的晚年,是在一个安静的小镇里度过。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钓鱼、养鸡,然后等待孩子从学校回来。

  当一个人真正感到了生命要结束时,才会发现安静地坐在一张凳上,是多么的幸福。如果有一个妻子,有两个孩子,那个世界除了是天堂,还能是什么呢?

  我后悔认识你,后悔我们有一次那样的相识,如果我们早一点认识,或许我就不会再在黑社会混了。或许我可以做一个平庸的丈夫,那才是人间的日子啊,天天可以和老婆亲热和吵架,那才是天堂啊。

  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有多少钱,不过,无论剩多少,还是离开香港吧,到一个有湖的地方去居住,带上我对你的思念。

  我希望你抚养好两个孩子,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你。我已经不需要他们的爱了。我也无法再爱他们。不要告诉他们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告诉他们,他们的爸爸很爱他们,希望他们长大以后,好好读书,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要善于做一个平民,一个能吃饱,能有衣穿,不时可以弄些小钱回来花的平民。

  照顾好我的母亲,我从来就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快乐,这一辈子,除了你之外,她也是最爱我的人。我爱她正如我爱你一样。

  阿娜,相信我,不要难过,我真的是在一种很平静的心绪里,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站。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平静,感到无欲无求。

  1996 年那场大劫案时,李嘉诚与张子强第一次见面,张子强对李嘉诚的镇定非常意外。

  李嘉诚回答:因为这次是我错了。我们在香港知名度这么高,但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做,比如我去打球,早上五点多自己开车去新界,在路上,几部车就可以把我围下来,而我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我要仔细检讨一下。

  李嘉诚的孙子孙女出生时,雇佣了25个保镖专职保护小孩。心有余悸的李泽钜此后出门必定带上六七个保镖。几次轰动全港的大劫案后,富豪们人心惶惶,香港保镖业空前繁荣。

  这些保镖大多是警队精英,不过纵有一身本事,亦毫无用武之地,心理落差很大。拿着高薪,只能做买菜接孩子的工作。

  本文来源:公众号@粥左罗,作者粥左罗,前创业邦新媒体运营经理,插坐学院副总裁,首席新媒体讲师。一年分享 100 篇成长干货,和你一起,向上生长,逃逸平庸。

  大家好!我是销售女神徐鹤宁老师,你有销售困惑吗?我来帮你解决,成功一定有方法,失败一定有原因,想要拥有更好、更快速的成功方法!原来的微信人数已满,请识别下面二维码添加我新的个人微信进行互动,交流,学习

排行榜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

您的浏览历史